当前位置 > 首页 > 综合资讯

简析编辑审稿过程中两类常见错误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许艳辉     发布日期:2020-06-04 09:42:00
  作为编辑,在审稿的过程中,我们都不敢百分之百保证自己的注意力会时时在线,尤其是看自己不怎么感兴趣的书稿时。当我们不能以一种灵敏的状态接受信息的传入时,我们就不能从输入的感觉信息中选择正确的信息,于是我们的执行就会出错。“注意”的生理基础是大脑皮层优势兴奋中心的形成和稳定。优势兴奋中心能保证对当前作用于脑的事物产生最清楚的反映,“注意”是深入了解事物、提高工作效率、防止意外事故的必要条件。因此,集中注意力是保证稿件不出现低级错误的必要条件,也是编辑有效工作的必要条件。

  作为编辑,日常工作中会接触各种各样的书稿,而书稿中的错误各式各样、数不胜数。要想成为一个好编辑,就要做一个“杂家”,哪方面的知识都要具备一点儿。有些知识,即使我们不能准确掌握,也要具有发现错误的意识。只有发现错误,才能改正;如果连发现都做不到,何谈改正?

  两类常见错误

  在这里,笔者不想谈如何养成编辑的各种修养,只分析两类常见错误,一类是习焉不察的错误,另一类是注意力不集中放过的错误。第一类错误一般编辑很难注意到,即使经验丰富的编辑,有时候也会让它们从眼皮子底下溜过去。第二类错误所有编辑都会犯,关键是如何减少或尽量不犯这样的错误。这两类错误可以用心理学上的联想类推机制和认知学上的注意认知功能进行解释。笔者将就此做出简要分析,并提出应对之策。

  习焉不察的错误

  《成语大词典》对“习焉不察”的解释:“习惯于某些事物,就觉察不到其中的问题。”这类错误就是因为我们太习惯了,作者习惯了,很自然地写错了;编辑习惯了,很自然地放过了,他们都感觉不到那是错的。这类错误一般人不会觉得是错误,即使修炼到一定高度的编辑也可能对它们视而不见。举个例子,“胡子茬”,你觉得这种写法正确吗?一旦这3个字出现在书面语中,我们也不会深究,只看个大概,觉得顺眼,心里觉得应该这样写。可实际应该是“胡子楂”。《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对“楂”的解释是:“短而硬的头发或胡子(多指剪落的、剪而未尽的或刚长出来的)。”对“茬”的解释是:“农作物收割后留在地里的茎和根。”

  注意力不集中放过的错误

  很多出版社都有质检环节,我们去看质检报告,会发现一个问题,质检未通过的书稿总是错误百出,语言文字、标点符号、语法、版式等错误比比皆是。再去看那些通过质检的书稿,错误很少,但是出现的错误让人深思,因为里面竟然多是最低级的错误。比如,多了或者少了一个助动词“de”;重复的词语或语法成分,如“这样做有助于帮助他们完成任务”。这样的错误如果注意力集中一点儿,一般的编辑都不应该犯。

  错误机制分析

  联想类推机制

  类推就是:“依照某一事物的道理推出同类其他事物的道理。”类推按本质来说就是一种联想,是一种由过去的经验而引起的简单推理,有时这种推理并非由于逻辑关系,而是出于不自觉的心理行为。亚里士多德曾经指出,一种经验的发生必伴以与它一道出现的经验,或与它相似的或与之相反的经验而发生。类推就是在看到某一现象以后, 联想到与之有关的一些形式及这些形式的演变而产生的方式。类推,通俗一点儿说就是举一反三,也就是从一件事类推而知道很多事情,通过有限的规则传递无限的思想。这是类推积极的一面,它能不断创造新词语,使语言适应社会发展的变化,适应新时代。它加快了我们学习的速度,让我们迅速掌握相同和相似的知识点。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错误的产生也有类推性。一个习焉不察的错误产生了,经过类推作用,会产生一系列习焉不察的错误。你没有意识到,就会把它当作正确的知识点举一反三,于是一系列错误产生了。犯错误的机制和我们发现并改正错误的机制是相同的,只有抑制消极的一面,开发积极的一面,才能发现错误,不断积累经验,养成时时刻刻准备发现问题的习惯。

  那么,联想类推是如何让我们忽视习焉不察的错误的?以“芒果”为例,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满大街的水果摊,包括超市卖水果的地方写的都是“芒果”,很多人不知道正确的写法其实是“杧果”。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很多常见的水果都以草字头为偏旁,如苹果、葡萄、香蕉、草莓等,尤其是很多时候我们蔬菜水果不分家,而蔬菜大部分以草字头为偏旁,由这些词语联想类推出“芒果”就很正常了。此外,这里面还有一种颜色上的联想类推,“芒”源于麦穗,颜色为金黄色,而杧果的颜色多为金黄色,从颜色上也很容易产生这样的联想类推。

  注意认知功能

  “注意”是认知神经科学研究的中心主题,是大脑与行为之间的桥梁。注意分为警觉、定向和执行三个子系统。警觉是指维持一个灵敏状态以接受信息的传入,定向指从输入感觉信息中选择信息的过程,执行指对认知操作进行协调控制和解决反应冲突的能力。

  作为编辑,在审稿的过程中,我们都不敢百分之百保证自己的注意力会时时在线,尤其是看自己不怎么感兴趣的书稿时。当我们不能以一种灵敏的状态接受信息的传入时,我们就不能从输入的感觉信息中选择正确的信息,于是我们的执行就会出错。“注意”的生理基础是大脑皮层优势兴奋中心的形成和稳定。优势兴奋中心能保证对当前作用于脑的事物产生最清楚的反映,“注意”是深入了解事物、提高工作效率、防止意外事故的必要条件。因此,集中注意力是保证稿件不出现低级错误的必要条件,也是编辑有效工作的必要条件。

  我们每个人的注意力都是有限的,每天你走在上下班的路上,有多少人会从你的身边路过,你又会注意多少人?其实,我们只会关注那些显著的事物,而忽略它的背景。所以在审稿的时候,所有的文字都不是背景,都是一个个显著的事物,我们不能忽略它们中的任何一个。

  应对之策

  永远用新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事物

  曾经读过季羡林先生的一篇文章《槐花》,里面有一段话给我的启发很大。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有这样一个经验:越是看惯了的东西,便越是习焉不察,美丑都难看出。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是容易解释的:一定要同客观存在的东西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客观地去观察。难道我们就不能有意识地去改变这种习惯吗?难道我们就不能永远用新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事物吗?

  季先生的方法对编辑日常的审稿工作很有启发意义。无论何时,只有保持距离,用新的眼光看待事物,不掉入惯常的圈子里,看每件事都觉得是新奇的,才能敏锐地发现习焉不察的错误。

  运用联想类推机制发现一系列相关问题

  作为编辑,在审稿时,如果自己发现或经别人指出,认识到某一类错误常常被自己忽略,对这种错误就要做到举一反三,这样才能发现相似类型的错误。比如你在审稿中发现,“我们为什么变成如此可悲的愚人的原因”这句话中,“为什么”和“原因”意思重复了,你就要多关注一些经常被放在一起、意思上又重复的词语。类似可能的错误有,“安装这个装置的目的是为了清除燃气中的杂质”这句话中,“目的”和“为了”的意思就是重复的。

  比如,你发现“通过和我近距离的学习和项目合作,让我有更多机会帮到他们”这句话是个无主句,就可以联想类推到以相似介词开头的句子很可能也会导出无主句。再如,你发现“当他回首往事时,把五十年前那个年轻的自己描述为年少轻狂”这个句子缺少主语,你会发现同类错误,“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度过了几个无眠之夜”。

  审读书稿时,时刻保持你的注意力

  上面我们分析了“注意”的特征,引起“注意”的原因,有时候是事物本身的特点,更重要的是人的主观因素。审读书稿时,我们对书稿采取怎样的态度对书稿编辑的质量至关重要。在一定条件下,主观因素对维持注意和选择对象起决定性作用。

  因此,审读书稿时,我们要时刻保持警觉状态,时时在意,事事在意。当你觉得注意力不集中时,一定要提醒自己,及时改变状态。如果实在无法集中注意力,那就先去做别的事情,当你觉得可以集中注意力时,再审读你的书稿。

  当用联想类推机制发现一系列相似问题时,你就要更加关注同类问题,有意培养这方面的注意力,多质疑,多查相关词典。

  (作者单位: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0

Copyright @ 2013-2019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鄂ICP备1900460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3234号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