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综合资讯

完善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的思考

来源:《科技与出版》     发布日期:2020-08-06 13:04:27
  【作 者】孙保营:郑州大学出版社

  【摘 要】本文回顾出版专业职称管理的历史,认为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存在管理政策和制度滞后、各地评价标准差异较大、职称与岗位使用衔接不够、各单位高级职称比例不高等问题。提出完善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的建议:明确评价方法、规范专业类别设置;坚持评价条件、完善评价标准;依规对接岗位管理等。

  【关键词】出版;高级职称管理

  出版职称制度始于20世纪80年代,对激励出版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加强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促进出版业快速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党的十八大以后,为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服务人才强国战略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办发〔2016〕77号),该意见对新时代深化职称制度改革提出了明确要求。回顾出版专业职称管理历史,分析出版专业职称管理,特别是高级职称管理的现状和问题,完善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制度,对促进出版高质量发展十分必要。

  1 出版专业职称管理的回顾

  1978—1985年,探索编辑干部业务职称评定标准。改革开放后,为加强对编辑人员的培养、考核和合理使用,充分发挥编辑人员的积极性,国家开始实行编辑职称制度,并开展职称评定的试点工作。1980年11月,国务院批准了由原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国家人事局制定的《编辑干部业务职称暂行规定》,规定编辑职称分为编审、副编审、编辑、助理编辑四级,以学历资历、业务能力和工作成就为确定和晋升编辑人员业务职称的主要依据。此后,各地、各单位开展了评定编辑业务职称工作。1982年11月,原文化部出版局召开全国评定编辑业务职称工作座谈会,就如何在评定编辑业务职称中坚持条件、保证质量提出了明确要求。

  1986—2002年,实行出版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专业技术职务是指根据工作需要设置的,有明确职责、任职条件和任期,并需要具备专门的业务知识和技术水平,才能担负的工作岗位。为适应经济体制改革和科技、教育体制改革的需要,1986年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实行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的规定》(国发〔1986〕27号),国家开始实行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1986年3月30日,中央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颁布了原文化部制定的《出版专业人员职务试行条例》(职改字〔1986〕第41号),该条例对编辑人员的任职条件、主要职责以及聘任和任命等,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国家开始实行出版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

  2003年以来,实行职业资格与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并行的管理制度。职业资格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提升劳动者素质和科学评价人才的重要手段。职业资格制度是国际通行的评价制度。2001年8月,原人事部、原新闻出版总署发布了《关于印发<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暂行规定>和<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的通知》(人发〔2001〕86号)。2002年6月,原新闻出版总署出台了《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管理暂行规定》,决定在出版单位建立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制度,并于同年9月举行了首次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暂行规定》明确规定:出版专业资格分为初级资格、中级资格和高级资格;初级资格、中级资格通过考试取得,高级资格实行考试与评审相结合的评价制度;取得初级资格,可以聘任助理编辑(助理技术编辑或二级校对)职务,取得中级资格,可以聘任编辑(技术编辑和一级校对)职务。

  2 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的现状和问题

  2.1 管理政策和制度滞后

  在职称管理方面,政策依据仍然是中央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1986年3月30日印发的《出版专业人员职务试行条例》(职改字〔1986〕第41号)及其实施意见。该条例距今已有34年,在专业类别设置和层级设置等方面,已不能适应当前出版业的发展需求,在高级职称任职条件方面,该规定只做了定性要求,没有具体的操作标准。比如,在出版专业高级职称专业类别的设置上,《上海市出版系列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办法》(沪新出联〔2015〕5号)规定,只有编辑(含美术编辑)可申报编审、副编审,技术编辑和校对没有设置相应的高级职称,而中国科学院编辑出版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对技术编辑和校对岗位分别设置了技术副编审和高级校对等的高级职称。

  在职业资格管理方面,虽然《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暂行规定》和2008年颁布的《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管理规定》都明确规定,出版专业高级职业资格需通过考试、按规定评审取得,但这一规定至今没有执行。

  2.2 各地评价标准差异较大

  关于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的任职条件,《出版专业人员职务试行条例》在学历资历、学术水平、工作能力业绩等方面作出了要求。其中,对学历资历条件的要求明确具体,但对学术水平、工作能力、业绩评价条件只作出了定性描述。因此,不同地区(单位)除对学历资历要求一致外,对学术水平、工作能力、业绩的要求差异较大。笔者选取了图书出版单位最为集中的北京市(中央在京出版单位)和东部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具有代表性的上海市、河南省和甘肃省的正高级职称——任职资格学术水平、工作能力和业绩评价标准作为对比基础(见表1、表2)。从表1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同地区任职资格评价标准差异较大。


表1 北京市、上海市、河南省、甘肃省编审(图书)任职资格学术水平评价标准
地区 学术水平评价标准
北京市(中央在京出版单位)   作为第一作者,发表专业论文或相关专业论文3篇(专业论文至少2篇),或提交专业或相关专业论著1部(本人独立撰写超过5万字)。
上海市   提交2篇市级及以上重点出版物、获奖作品的策划报告或审读意见,并符合下列条件之一:①独立发表2篇论文(每篇不少于5 000字);②个人撰著的作品在全国性出版物评奖中有1种获奖或在省(部)级出版物评奖中有2种获奖。
河南省   ①送审在中文核心期刊或国家级出版物上发表独著的出版专业论文2篇(每篇不少于3 000字),并经专家鉴定合格;②独立撰写出版专业或本学科学术著作1部(10万字以上),或独立撰写出版相关专业学术著作、译著2部(每部不少于15万字)以上;③除送审论文外,本人独著,并在核心期刊或国家级出版物上发表出版专业或与出版学科一致的学术论文2篇以上(每篇不少于3 000字),或在省级以上出版物上发表学术论文4篇以上(每篇不少于4 000字)。
甘肃省   作为第一作者,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本专业学术论文1篇以上,或独立(作为第一完成人)出版本专业专著、译著1部。
  注:①本表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开展2019年度新闻出版单位高级职称评审工作的通知》《上海市出版系列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办法》(沪新出联〔2015〕5号)、《河南省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申报评审条件》(豫人社办〔2018〕131号)和《甘肃省出版系列高级职称评价条件标准(试行)》(甘人社通〔2019〕317号)有关内容整理。②表中北京市(中央在京出版单位)评价标准是指国家新闻出版署组织的中央在京出版单位高级职称评价标准。

表2 北京市、上海市、河南省、甘肃省编审(图书)任职资格工作能力和业绩评价标准
地区 工作能力和业绩评价标准
北京市(中央在京出版单位)   提交代表本人最高水平的重大图书选题报告(规划), 或重大图书营销方案,或高质量图书审稿意见1份以上。
上海市   取得下列成绩之一:①主要参与策划或组织省市(部) 级以上重点出版物的编辑出版工作,独立完成某一方 面的工作;所编辑的出版物有1部获得国家级出版物奖 (含提名奖)或2部获省市(部)优秀出版物奖(一、二 等奖);②主要策划或组织出版的多种出版物,取得良 好社会反响与显著经济效益,有广泛的文化传播效应, 并获专家认可。
河南省   符合下列条件中的3条以上:①独立编辑出版国家级重点 图书2册以上或省部级重点图书4册以上;②责编或独立 策划的图书获国家级奖2项以上或获省部级一等奖2项以 上或个人独著作品获国家级奖、省部级一等奖1次以上 或学科一等奖2次以上;③年均责编稿件不少于4~5种 (120万字)以上;④责编的图书有3种再版重印,或有 1种累计实际发行5万册以上,复审、终审的图书有10种 再版重印,或有2种累计实际发行5万册以上;⑤主持完 成1项国家级或2项省、部级科研项目(课题);⑥获得 国家级出版专业荣誉称号。
甘肃省   达到下列标准中的3项:①策划1种国家重点图书或3种 省级重点图书;②策划、责编的图书有1种入选全国性出 版推荐活动的出版物;③策划、责编的图书取得良好的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④责编1种国家重点项目图书或3 种省级重点图书;⑤编辑出版的图书有3种被境外出版机 构购买版权;⑥获市厅级表彰2次;⑦作为第一作者在国 内核心期刊公开发表学术论文2篇。
  注:①本表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开展2019年度新闻出版单位高级职称评审工作的通知》《上海市出版系列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办法》(沪新出联〔2015〕5号)、《河南省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申报评审条件》(豫人社办〔2018〕131号)和《甘肃省出版系列高级职称评价条件标准(试行)》(甘人社通〔2019〕317号)有关内容整理。②北京市(中央在京出版单位)评价标准,指国家新闻出版署组织的中央在京出版单位高级职称评价标准。

  2.3 职称与岗位使用衔接不够

  《图书质量保障体系》第八条明确要求,“复审应由具有正、副编审职称的编辑室主任一级的人员担任”,“终审应由具有正、副编审职称的社长、总编辑(副社长、副总编辑)或由社长、总编辑指定的具有正、副编审职称的人员担任(非社长、总编辑终审的书稿意见,要经过社长、总编辑审核)”。当前,有些出版单位并没有落实国家这一出版法规关于复审、终审人员的资格管理规定,只要是编辑室主任(不论是否有高级职称)都可以复审稿件,只要是社领导(不论是否有高级职称)都有终审资格。

  在岗位任职条件方面,多数出版单位中层管理岗位(编辑室主任)要求具备中级职称(即出版中级职业资格)即可,社领导班子成员一般对总编辑(副总编辑)有副高及以上职称的要求,而对社长(副社长)一般没有高级职称的要求。

  在工资待遇方面,出版单位多实行岗位工资制,员工按岗位取酬,一般出版单位每月有100—200元的高级职称补贴,或高级职称比同岗位的人员高一档工资。

  2.4 各单位高级职称占比不高

  图书出版单位高级职称的占比问题,虽然原人事部在2007年出台了《关于新闻出版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的指导意见》(国人部发〔2007〕50号),但文件仅要求“根据地区经济、社会事业发展水平,以及新闻出版事业单位的规格、规模、隶属关系和专业技术水平,实行不同的结构比例控制”,并没有规定图书出版单位高级职称的结构比例。山东省在《山东省新闻出版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结构比例指导标准》(鲁人发〔2007〕83号)中规定了高级职称结构比例为35%,重庆市在《重庆市新闻出版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指导意见》(渝人发〔2008〕40号)中规定了高级职称结构比例应不超过30%。《图书质量保障体系》规定,图书复审、终审应由具有高级职称的人员担任,且编辑出版过程须坚持“三审三校”制度。一般认为,图书出版单位高级职称的合适比例为20%—30%。

  为了解图书出版单位高级职称的比例,笔者对一些出版单位进行了调研。比如,中部地区某地方出版集团有10家出版单位,共有专业技术人员1250人,其中,具有高级职称的有182人,高级职称的比例为14.56%。某中央在京出版单位有员工70人,仅有5名副高级职称人员,没有正高级职称人员,该出版社近5年也没有人申报高级职称。此外,笔者对1家出版集团和8家出版社做了了解,只有1家隶属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某社科出版社的高级职称比例超过20%,且超出不多。由此看来,各图书出版单位的高级职称比例不高。

  笔者统计筛选了具有代表性的中央在京图书出版单位(221家)、上海市图书出版单位(38家)和河南省图书出版单位(12家)近年来取得高级职称任职资格的情况,见表3。2015—2018年,中央在京图书出版单位年均每个单位有0.97人取得高级职称任职资格;2015—2019年,上海市年均每个出版单位有1.18人取得高级职称任职资格;2015—2018年,河南省年均每个出版单位有1.15人取得高级职称任职资格。整体上看,编辑申报且成功获得高级职称的难度较大。


表3 近年来部分出版单位图书出版高级职称任职资格获得情况
年份 中央在京出版单位 上海市 河南省
编审/人 副编审/人 编审/人 副编审/人 编审/人 副编审/人
2015 56 125 18 34 1 5
2016 55 134 15 29 1 11
2017 63 155 11 27 0 15
2018 51 222 12 42 0 18
2019 尚未公布 7 29 尚未公布
  注:本表根据各地区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汇总整理。

  3 完善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的建议

  3.1 明确评价方法,规范专业类别设置

  明确评价方法。2001年制订的《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暂行规定》要求“高级资格(编审、副编审)实行考试与评审相结合的评价制度,具体办法另行规定”,但此规定至今没有执行。《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管理规定》要求,高级职业资格须通过考试、按规定评审取得。鉴于出版专业初级、中级职称是通过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取得,而高级职称似无考试必要。因此,应修订《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暂行规定》《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明确出版专业高级职称通过评审取得。

  规范专业类别设置。出版专业高级职称设副高级和正高级,名称分别是副编审、编审。根据出版业现状和工作岗位实际需要,出版专业高级职称应设置文字编辑、数字编辑、美术编辑三个专业类别,将技术编辑归入美术编辑类别,校对归入文字编辑类别。同时,应建立职称评审专业动态调整机制,根据出版行业发展的实际需要,适时调整专业类别。

  3.2 坚持评价条件,完善评价标准

  坚持以德为先。应坚持把品德放在评价的首位,通过个人述职、民主测评、群众评议等方式,全面考查高级职称人员的职业操守和从业行为,重点考查其是否具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能否严格执行党和国家出版工作的方针、政策。同时,还应建立诚信承诺和失信惩戒机制,对以违纪违规手段取得的职称,一律予以撤销。

  坚持学术水平评价。编辑是出版活动的把关人,肩负着向社会提供优秀文化产品的神圣职责。作为出版专业高级专业技术人才,应具备较高的学术水平,因此,只有具备相关学科的专业理论知识,熟悉相关学科的现状与发展趋势,又掌握编辑出版的基本规律,才能具备一定的鉴别力和驾驭力。论文、论著仍然是学术评价的主要参考,在学术评价标准中,需要对其有明确且恰当的量和质的要求。

  突出业绩水平评价。应注重考核出版专业技术人员的工作绩效,将其组织策划、编辑校对、设计监制的出版物的社会效益评价放在工作绩效评价的首位,以重点项目、奖项荣誉、社会评价、国际影响等指标,量化出版物的文化影响和社会影响。同时,应增加出版专业人员组织策划、编辑校对、设计监制的出版物经济效益的考核内容。

  将国家标准、地区标准和单位标准相结合。国家出版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研究制定了《出版专业技术人员高级职称评价基本标准》。该标准规定,出版专业技术人员高级职称评价标准既要有定性的要求(如专业素质、专业能力),又要有量化的指标(如学术水平评价、业绩贡献),同时应保留一定的弹性,做到既不失统一性和可比性,又为地区、单位差异留有余地。各地区可根据本地区出版事业发展情况,制订地区出版专业技术人员高级职称评价标准。此外,具有自主评审权的用人单位可结合本单位实际,制定单位出版专业技术人员高级职称评价标准,但地区标准和单位标准不宜低于国家标准。

  3.3 依规对接岗位管理

  在出版过程中,审稿是编辑工作的中心环节,复审、终审又是书稿审读的关键环节。因此,《图书质量保障体系》对复审、终审岗位有明确的资格要求,即具有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的人员才有复审、终审的资格。在图书质量检查中,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应检查督促出版单位落实此项规定。出版单位应做好高级职称与复、终审资格管理、中高级岗位任职条件的有效对接,落实高级职称的待遇,进而提高编辑申报高级职称的积极性,发挥职称在激励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加强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实现出版高质量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4 结语

  职称是对专业技术人员品德、能力、业绩的认定,是岗位聘用、晋升等的重要依据。针对当前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存在的问题,应根据《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办发﹝2016﹞77号)、《职称评审管理暂行规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第40号令)等,确立评审取得高级职称的评价方法,设置文字、数字、美术等三个编辑专业类别,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原则,坚持科学合理的学术评价和业绩评价标准,有效衔接资格管理、岗位管理,完善出版专业高级职称管理,以适应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参考文献

  [1]本刊评论员.积极稳妥地开展评定编辑业务职称工作[J].中国出版,1983(1):33.

  [2]徐波.浅谈建国以来我国职称制度的演变[J].黑龙江史志,2014(1):70.

  [3]孙顒.关于上海出版专业职称改革变化进程的若干回忆[J].编辑学刊,2017(6):6-7.

0

Copyright @ 2013-2019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鄂ICP备1900460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3234号

To Top